雜貨屋

堆放各种奇怪的东西。
多是些随笔,偶尔记录脑子里出现的奇怪画面,还有自己总结的写文的心得感想。产出基本不放这里。

一个没有写字天赋的普通人。
一切为了进步。

……我也…………我也懵逼了……

虽然不是没经历过,但是一下好几篇,确实挺懵的,而且内容上也不是什么很XX的……(当然是啥字大概可以猜到

《Decretum》

无论多少次,我都愿为你化身魔女;

我不忌惮被孤独囚于无期,不害怕永坠深蓝海底;

何为我所求正义?是小心潜行,还是蹒跚前进?

不,那些都非我所欲;

我献祭自己,为你献上魔法与奇迹;

我将你的眉目镌刻,我将你的琴声铭记;

我耳中有你的旋律,我眼中是你的身影;

我身为你而逝,我爱永不消弭;

从此这世上再没有我,我的世界里只剩下你;

你不会再记得我,我却能永远陪伴你。


——我的囚笼是你。


http://www.xiami.com/song/1770368698

说一下为什么现在我对“描写”的练习少了,以下仅为个人意见。

1、首先我认为“描写”应该是“讲故事的辅助方式之一”,讲故事为主,描写为辅,如果过于着重描写,就像画画时一上来直接抠局部细节,难以顾全整体比例;

2、我在进行“描写”的时候其实并没有什么耐心,无论作为作者还是读者,我都会着急“接下来角色该如何行动了”而不是“噢这个地方的风景真好看先让我抒发够500字再开始让角色行动”,我对于让角色推进故事十分迫不及待,而写风景,或是把一个动作拉成十几句话再继续让角色推进故事实在是太难受了,如果我这么做了,那么在写完那一段之前就想摔笔了,或者想直接弃坑,是的,我就是这么急躁的一个人;

3、该描写的...

我觉得角色思想和心理活动这种东西,只能占“一部分篇幅”而不是“大部分篇幅”。

写一个角色的时候,如果不是用语言行为神态去“表现他”,而是靠旁白,就很微妙。

(因为旁白和我的思想总是容易冲突,所以我总会尽量避免看有大量旁白的文。)


直白地说,前一种情况,是让角色表演给你、给别人看,看的人会从角色的各方面“感受到”角色的悲伤、喜悦。

而后一种,单纯是作者在给读者洗脑,还是绞尽脑汁的那种。


我个人觉得后一种写起来更痛苦,就像自己一直在碎碎念一样,拿摄像头跟着角色然后旁白一直念啊念啊念念念,根本听不见角色的声音……写着写着自己就烦躁,想要撕了重写。

……最近有一个非常深的感受就是:没梗也不要强行写。

(除非你相关的知识,或是经验足够丰富)


别人我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在下方分割线之前的内容,基本只针对我自己的情况来谈论。


拿我自己(属于没有天赋的类型)来说,没梗的时候强行写,写出来的感觉也很尴尬,而且雷同。硬逼着自己去写,回头一看当初硬憋出来的东西除了想撕,还是想撕。

(没有天赋,是指我并不能熟练地买弄文字,我自觉自己在这一方面上十分笨拙,也没有那么大的词汇量(。)去记一些生僻的词,倒不如老老实实用白开水一样的文笔来讲故事。)


……我感觉这个东西,可能还是需要一丁点天赋的。

(上边这一句的天赋,指的是顿悟。)

因...

即使知道从前与往后都与你不在同一个世界,你在我心里自始至终都带着光芒。

我不敢靠近,也无从靠近。

你会越来越好,会成为我心目中向往的人,而我……仅是泥土、尘埃、虫豸而已。

我不敢奢求能够靠近。


谢谢你还愿意让我仰望你,无论身处沼泽或是深渊,我也希望以后能继续看到你。

我见证了你的光辉与蜕变,可你对我而言从来遥不可及。

的、地、得

温暖的怀抱。夜空中的星星。母亲的泪水。太阳的微笑。

震耳欲聋的雷声。骷髅的尖叫。歪歪扭扭的字。令人窒息的黑暗。

广阔的空间。浩瀚的宇宙。


无助地哭泣。伤心地啜泣。兴奋地大喊。绝望地倒下。虚弱地喘息着。

认认真真地写。勤奋地学习。偷偷地传纸条。甜蜜地对视一眼。

从容地撩了撩头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你说得对。干得漂亮。别把事情闹得太大。你想得太简单了。

我家里有得是钱。哭得眼睛都红了。讲得倒轻松。

现在分不清“的地得”的人多得很。


已经长大了的她,失落地站在那扇门前,时间过得实在太快了,快得令人措手不及。


这是个好笑的笑话。她好笑地翻了个白眼。这些发言真是好笑...

有时候觉得,用第一人称的文来写玛丽苏文……实在是太浪费了。

就觉得……这么好的角度,应该写一些更“不一样”的东西。

作者是藏在布偶里的人,扮演着角色,尤其常常是第一主角,必须置身于其中把角色演给观众,同时不能让观众发现布偶里的是“我”。

角色会活是因为里边有“我”,是因为“我”的想法、“我”的动作让角色动了起来。

一些情况下,角色也许会不可避免地带有一些“我”的风格。

——但,角色必须有别于“我”,角色不能等同于“我”。

否则就是“我”的失职。

同时,把“我”的言行作为一个角色、一个布偶的言行完全还原出来,也是一种羞耻,这做法非但不高明,而且可耻。

“我”必须只是自己。

角色...

大概就像线香烟花燃尽前那一刻绽放的最后的光

有时候,生活里会有一些“你知道这是永别”的场景。

不一定是死亡,仅仅是最寻常的分离。

不一定发生于亲人或恋人之间,哪怕好友、同学之间也会存在。

不是在毕业典礼上,也不是任何分别场景里,也许就是放学后在商场匆匆遇见,也许就是出门时在超市碰到,也许就是在图书馆里的偶遇,也许是下班后在地铁的重逢。

在你看到它的那一个瞬间就知道:你和这个人见了这面之后就不会再相见。

毫无预兆的,有一个声音在脑子里提醒你“以后就没有机会了”,然后你们就真的没有再见面——即使你们都还好好地活在这世上。

奇怪的是,你明明知道没有任何因素阻止你们见面,却能够清楚“看到”这个将来,你能感觉到你与这个人的“缘分”在这...

写悲剧/发刀是需要铺垫的。

要么是在一个大家都已经知道的共同前提下(比如原作里早已埋下的悲剧伏笔或细节),要么是在一篇文里迅速地让人察觉并意识到悲剧发生的诱因,但是这在篇幅和节奏上都有较高要求。

甜文随时可以甜,但是刀子要能捅出血就很难。

节奏太快进入BE,别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完了,所以节奏放慢点会比较好。

很多时候我看BE的同人到了结局部分的反应都是:啊?哦。

尽管很多人在说哇满嘴玻璃渣,但究竟属于“知道这样的展开属于刀/属于玻璃渣”,还是“这刀子扎进我的心扎得我淌了一地血”“玻璃渣嚼得我满嘴是血满脸是泪”,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不排除有的人虐点低,这种情况放到最后说。

如果是前者...

一般来说,审美水平是与同领域的个人水平挂钩的。

比如一个人体很棒的画师,一般不会欣赏那些把人体画得软绵绵无骨病一样或是拧成麻花般扭曲一看就有问题的画师。

我当然不能断言二者之间必然存在什么更具体的关系(毕竟还有一个词叫“眼高手低”),但一定有关联。

我是说,等你的水平慢慢上去了,我觉得你的审美也会随之提升的。包含但不限于图、文、音乐……等这些方面。

我很赞同¯\_(ツ)_/¯

我为什么恶心【嫉妒论】

以防万一,我先说一下中心思想:

我反对轻易用【嫉妒论】给他人对别人的厌恶盖章,请慎用。


我针对的情况(或者说,大多数时候我都无法认同)为以下这些:

【A看B  不顺眼/恶心  是因为,B拥有A没有的东西,A嫉妒B】

【“她比你受男人欢迎/比你粉丝多/比你好看/比你有钱,你嫉妒了,你才会说她整容/说她婊/说她虚荣/说她虚伪/说她恶心/说她靠不正当手段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这是女性间的例子,男性之间的我就不举例了。

【“你没名气所以嫉妒我们家大大,所以你才这么说,所以我不用跟你计较。”】(诸如此类,往往来自粉丝的发言。

【“你家红不起来你嫉妒我们家...

怎么说呢……我的态度其实是很自相矛盾的。简单概括一下吧:


1我反对性犯罪本身,自己一般情况下不会去写(但,如果有需要描写关于性犯罪题材的【譬如一个受过性犯罪的小姑娘今后面对他人时的反应、遇到了一些什么事情——我想过这个题材】,就会写);

2我不反对别人写;

3别人写这些题材,我不会因此就简单给作者盖章;

4我也会去找来看,没什么不好承认的;

5我不太支持写,但也不会拦着;

6如果性犯罪出现在同人里,我会酌情评价或保留评价,大部分时候看到的时候是不太接受的;

7如果性犯罪出现在原创里,会根据题材等进行判断或保留判断;

8我自己的同人里一般不写性犯罪——如果是我爱的角色orCP...

真的,不是谦虚,也不是自夸。

认真去写原创,去给自己的世界亲手添加一砖一瓦、一草一木的时候,才能明白自己还有多少不足多少缺陷。

摆正自己的位置非常重要,要懂得自己的长处与短处,不能太看高自己,也不要虚伪地妄自菲薄。该是你的水平就受着,继续琢磨进步的方法和方向;人外有人,也别自以为是,膨胀可能会让你变得越来越像自己所瞧不起的某一类人。

这世界上的东西永远学不完,永远存在进步的空间——问题只在你能不能发现它。

(先声明一下,这篇里提到的游戏,特指文字冒险类游戏,一个主角可以攻略N个人的那种。)


我就这么说吧,有时候觉得某些游戏的剧本真的……你可能给编剧一本XX小甜梗30题,ta打乱一下题目的顺序就直接写了,给什么梗就直接写什么,无论什么角色,都是同一个反应,不会有“出这种题目的话这个角色可能会拒绝”的可能性。


我们假设这个梗是这样的:救受伤的小鸟

(这编剧就只能想到这样烂俗的梗,不是我的锅。

反面教材1:主角和A看到受伤的小鸟,A救了小鸟,主角感动地说哇谢谢你;

反面教材2:主角和B看到受伤的小鸟,B救了小鸟,主角感慨地说哇虽然你看起来冷漠但原来你心地很善良。


区别在哪里?仅...

是啊

因为你没遇到,所以世界上好人更多

因为你没遇到,所以坏事少

因为你没遇到,所以处处充满光明

因为你没遇到,所以活在圣光庇佑中的你就是真理

因为你没遇到,所以那些都很远

因为你没遇到,所以不容易结识人渣

因为你没遇到,所以垃圾父母几乎不存在

因为你没遇到,所以绝大多数人家教良好

因为你没遇到,所以抑郁症患者比例低得像是开玩笑

因为你没遇到,所以重男轻女只是少数

因为你没遇到,所以社会特别安全

因为你没遇到,所以世界真美好

是啊,你说的全是对的,别人都是因为太衰才会遇上

你最好,你最棒,你最幸运,你免疫所有不幸,自带无敌光环

你有上天笼罩


你说什么都是对的...

究竟是哪些人告诉你【哭=懦弱】?

应该说是新剧情引发了一个我一直以来感到非常不满也十分不解的问题。

我很早之前就在围脖上见过一个关于性别歧视与“男孩子不能哭”的讨论,深以为然。

但是我今天想说的无关性别,仅仅说“哭”这件事情。

我说这些不仅针对某个角色,还针对很多角色,以及很多人,包括身边的人或着见过的人,不单指男或女。

正好,今天在这里就一并说了吧。

(首先声明在这个问题上我不会接受反对意见,所以你喷我也没用。

其次声明这只是一家之言,而且有失偏颇,就算你给我洗脑成功也不能净化人类、美化地球。

如果你看完之后依然想说“哦,可我还是觉得哭很丢人很没尊严很软弱啊”,我会告诉你——哦,关我屁事,反正这规则在我这里不通...

又一次深刻体会到,有兴趣的人和没有兴趣的人,看待事物的角度有天壤之别。

如果你喜欢,如果你想进步,那你很可能会想方设法地寻找进步的方法,挑剔别人,挑剔自己,这是表现之一。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
如果你丝毫不在意所谓的方法、结构,从不挑剔,很可能你从未想过要往这方面发展,所以你没想过从其他的角度切入看待这些东西。

当一个单纯的食客,负责吃和看就好,未必会考虑得更多;
而如果想成为一个好的厨子,绝不可能容忍自己只会做一道番茄炒蛋并以此炫耀一辈子。

说着“何必思考这些呢”的人,要么是不够喜欢,要么是没什么兴趣。
别和我说“不要挑剔了,全盘接受吧,只要吃就好,何必思考做法、了解需要用到什么工...

小甜饼不利于自我进步——如果想进步的话,小甜饼并不是最佳选择。

(这篇仅作为针对“能否进步”而发表的个人看法,并不是针对或否定小甜饼本身。)

一是因为小甜饼的重点在于“对CP的满足感”,有时仅仅需要一个场景(而并非“一个完整的事件”)就能够让你拥有这种“满足感”,你觉得能描述出这一个场景就满足了,没有进行深入挖掘或将故事补充完整的打算;

二是因为可能你自己,甚至你的同好们也对此深感满足,于是你们也就没有考虑“故事的完整性”,尤其人有可能自带“CP滤镜”:只要看到挂名为自己喜爱的两个角色就不再思考角色本身的性格设定、行为表现、故事完整性、情节合理性、逻辑是否圆得上……等等问题;

三是因为

不想跟没有情商的人说话

本来我这人脾气就特别不好,一跟他们说话又要生气,还气得半死

尤其这些人并不觉得自己情商特低,可以理直气壮地气死别人

我真的怕了这种人了


拜托你了,如果你自觉不是一个敏感的人,如果你不是一个能够时刻换位思考替别人着想的人

不会做人的/不觉得自己情商低的/生活一帆风顺没受过什么挫折的

不知道自己当下的发言会给看到的人带来不适的

你千万不要和我说话

我会被你气得折寿¯\_(ツ)_/¯

新手任务 之 任务列表

(自用目的)

搞个简化版,没那么多废话,看着慢慢练。


※不要拿同人角色来练习。


  • 外貌描写

  • 性格概括

  • 对“笑”的描写

  • 对“哭”的描写

  • 对“微笑”的描写

  • 对“开心”的描写(表现,或者说呈现。角色开心时是什么样子的,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有什么神态,让人觉得ta是“开心”的。

  • 对“害羞”的描写(表现

  • 对“愤怒”的描写(表现

  • 对“绝望”的描写(表现

  • 对“失落”的描写(表现

  • 对“吃惊”的描写(表现

  • 对“害怕”的描写(表现

  • 对“无语”的描写(表现,重点在于不同性格的人的“无语”的区分

  • 对“尴尬”的描写(表现

  • 对“吃”的描写

  • 对“...

【“你们这些人啊,”我嚷道,“只要谈起一件事,马上就要说:‘这是愚蠢的,这是聪明的,这是好的,这是坏的!’究竟想要说明什么问题?你们为此研究过一个行动的内在情况吗?你们能确切解释这个行为为什么会发生,为什么必然会发生的原因吗?如果你们研究过,那就不会如此草率地作出判断。”】

【“即使在平常的生活中,凡是有人做了豪爽、高尚、出人意料的事,就总会听到有人指着他的脊梁骨在背后嚷嚷:‘这家伙喝醉了,他是傻瓜!’这真叫人受不了。惭愧吧,你们这些清醒的人!惭愧吧,你们这些圣贤!”】

【“这可能,”我说,“别人常责备我,说我的联想方法近乎荒谬。那么就让我们来看一看,我们是否能以另一种方式,设想一个决意摆...

——以下引用内容节选自《世界名著心理分析案例集》(徐光兴 主编)

【  从精神分析学观点来看,人的Y求得不到满足及内心遭受挫折,往往会成为个人艺术创作的动力。

  个人在生活中内外受到阻碍,在BEN能及Y求得不到满足(例如爱情问题、X的苦恼等)的情况下,会通过艺术或文学创作来升华,将内心的价值转移到文学作品中去,因此文学艺术作品是人的本能Y求的代偿品,即文学艺术将个人在生活中被剥夺了的东西,作为代偿品又还给了个人。

  从历史上看,如果一个艺术家在生活中没有欲求的挫折或精神的外伤,其文学才华的种子往往难以开花结果。...

有个很大的感触,就是不要滥用(包括模仿)别人(大手or前人)的遣辞(词语搭配?),一开始可能只有发现了这个搭配的作者自己能get到词的感觉,之后有些看的人一味模仿,这个词又莫名传扬开来,到头来大家都在用这个词。可它究竟是个什么样子,描述的是什么情况、什么动作,用的人自己其实根本搞不清楚——这就很尴尬了。

就是那种“看某种文里大家都在使用这个用法,可是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却没有统一标准,谁都说不出个所以然”的情况。

……只是突然有感。

具体是哪个类型的文我就不说了,一说大家都懂,特别尴尬。

我想说的只是:与其模仿别人故作高深的用词,不如自己下点功夫搞点自己的东西。

不把读者当傻子,他们拥有思考能力和判断能力,要相信他们能够动脑子。

哪怕他们理解的东西和自己表达的东西不一致也没关系,首先自己要写出不是从头到尾都直白浅显、没有思考余地的东西。

不要总想着偷懒,不去思考需要费脑费心去构思一个故事。

如果想着写完爽完就够了,就永远没进步,重要的是,回头看这些东西连自己都觉得食之无味。

要懂得思考和开拓,用脑子去构思不同的故事、不同的交集。

要让别人动脑子,首先自己得动脑子。

没梗了、没灵感了,就看书,从生活里感悟,还是要多思考。

不管有没有人看,不管自己写得好不好,有灵感就记下来,不要轻易任它飞走。有热情、有爱的就勤劳一些去写。

不要想着“只要多...

练习 之 新手村任务

总觉得自己还没出新手村,所以想针对各个方面做一下练习和尝试,于是有了这个东西,自己一项项弄来练习。

目的是自用,各位也可以随意拿去练习,不需要署名。


所有真心希望写好原创的人,都可以拿来练习。

如果只是需要受捧、吸粉、找同好、装逼……那么这些练习并不适合你。


※不用交作业。

题目与题目之间是独立的,当然你可以在原本的基础上修改,请随意决定关联性。

没有评判标准,收获什么完全看自己发挥,所以建议和基友一起互相监督、互相检查问题——因为自己很可能看不到自己的问题所在

建议:请尽可能独立构思,不要依赖别人的想法和创意——练习的目的是为了让自己掌握与学习,而不是拿去给别人...

【奇葩的描写练习三十题】之

1、撸管


题目作者:我


做个复健……热热身。

——————————————

38摄氏度夏天的房间,闷热的空气迫使他张口呼吸,但这无济于事,胸腔仍和被巨石堵住一样,毫无畅快感,黏着的汗液糊住他半长不短的头发,两鬓都被汗湿、粘在两颊上。

那个姑娘的背影掠过他的脑海,她穿着轻盈的碎花薄纱长裙,一只手轻捂住草帽不让它被风卷走。

他的嘴角露出了自己也未察觉的轻笑,姑娘的身影仿佛就在面前。她回过头来,歪着头冲他笑,披散的长发一下扬在风里。忽然她的身影又变了,瞬间变成初中那时她留着两撮小辫的样子。

那时他俩是邻桌,上课时总忍不住偷偷瞥她一眼,她微微上翘的下...

奇葩的描写练习三十题

可以是单人描写,也可以是多人;可以是第一人称,也可以是完整的场景描写;可以是“角色的感受”,也可以是“某个人看到的内容”,不做过分硬性的规定,只和题目沾边也没关系,挑你擅长的、能想象的部分来写,主要是为了放飞思想和练笔

喜欢自取。


1、撸管

2、呕吐

3、大姨妈or腹痛

4、碰瓷

5、拔河

6、中暑

7、练舞

8、念台词or演戏(请“让读者看明白角色正在进行表演”,不要堆砌对话)

9、考试时拉肚子or有便意时却因为条件限制上不了厕所的任何场景(譬如外出找不到厕所或是没带纸)

10、被草坪扎屁股

11、收快递or送快递

12、猝不及防的停电

13、在气温38℃时...

1 2 ————
©雜貨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