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貨屋

堆放各种奇怪的东西。
多是些随笔(牢骚),偶尔记录脑子里出现的奇怪画面,还有自己总结的写文的心得感想。产出大多不放这里。

一个没有写字天赋的普通人,眼高手低的理论派。
一切为了进步。

道不同不相为谋,望周知。

“喏,就是这里,同意之后就在这里挂名,以后有人看中就会把你买走。如果你品相够好,可能很快就有人看中来买你,不过这个也要看缘分,说不准的。有的长得不怎么样一样有人挑。”

“那我以后会死吗?我会生病的吧?毕竟我的命比他们短不少……”

“会啊,肯定会。废话!那就要看买你的人是什么人喽,运气好遇到一个好的买家对你好点,负责点,你就能活得久一点。”老板竖了一块牌,上面写着人类货币的价格标签。

“啊?我的命只值这么一点?这……对他们来说这价格很低吧?我的命那么不值钱吗?”

“是啊,你以为?”老板笑了,“没有你还有别人,多得是人要在这里挂名,就这个价格,多了没人要的,干不干随你咯。”

“可是……”...

他爸一走近,笼子里的鸟就胡乱扑腾起来。

“这家伙,养了那么久还把我当外人。我很可怕吗?啊?!每次都是这样,见了我就乱飞!”

他拨弄着鸟笼,漫不经心、不冷不热地说。

“对啊,对它而言,你就是外人。”他说,“养了那么多年,你还是个陌生人。”

他爸拿着报纸站着,见他没有一点想要回头的意思,转身离开了。

浪漫

以前喜欢一个太太也好,声优也好,喜欢看有潜力的身为小透明的他们慢慢进步,然后变成粉很多的大大,很享受这个看他们渐渐变得有名的过程,现在不是了。

现在喜欢一直保持小透明状态的人,喜欢写歌的一直因为喜欢而写,为了讲故事而写,不争着出名,不等着周末上榜而发新曲,不找牛逼的团队PV制作知名的画手合作,就只是朴实地默默地,自己写自己的,自己唱自己的。

不会因为人气高而不得不规避或克制什么,还能够做自己,还能够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喜爱的事情,不因为利益冲突被迫选择创作。

TA可能旋律不是特别好听,PV比较粗糙,画有点笨拙,编曲技术也不特别好,粉也少,但是你可以从曲子里感受到这个人真的喜欢写歌喜欢创作,让...

这是我吃了无数SHI之后总结出的观点

发现了这么一个规律(标准?现象?),可能适用于偏多数作品。

但凡一部质量OK(及以上)的作品,里面的女性角色必定不会是单一、薄弱、ZZ、片面,或是只懂得依附于人的姑娘。


她们的设定不一定是那种什么战斗力破表的女武神,也不一定是什么女王(甚至有的女王系根本就是变相的玛丽苏)。她们可能不一定心思善良,还有可能动机不纯,但角色一定会有自己的思想和坚持,并不苍白。这个女性角色可能身体柔弱但意志坚定始终坚持如一,可能沉默寡言但心如明镜看破不说破,可能无法战斗但懂得出谋划策。

她们并不是“作者其实根本不关心这个角色在干什么,只是为了推动剧情让她变成一个麻烦制造机”的棋子或着万能砖。

那些质量不...

“上回那个事,你考虑出结果没有?”

他警惕起来:“……什么事。”

“你看我们年纪越来越大了,这个事情现在还没有着落,趁你现在还年轻,还能挑,过几年等你老了,好的都被人挑走了,想找都找不到!”

他漫不经心:“哦。”

“哦什么哦!我是在问你意见!你到底同不同意?”

“随便了。”

“X家那个女儿,跟你差不多大,比你小几岁吧,听说也是跟你一个专业的,现在也在做这个,兴趣爱好都一样,也没有男朋友,我帮你跟她爸问一下。”

“啊?!”他犹豫着说道,“爸!这种事就别直接说了,你就说……我们工作室想找她来策划一下相关方向,问她愿不愿意,成不成以后再说,反正她也是干这个的,就这么问得了。你上去直接说...

优昙花(完)

写我想写的,说我想说的。

还顺带测试一下齿肚。


*本故事纯属虚构,与任何人无关,如有雷同,大概也只是现实里诸多悲剧无奈的巧合之一。

——————————


(一)

城中村的住房里,楼道总是阴暗狭窄。

楼梯间没装灯,我扶着凹凸不平的石灰墙摸黑下到一楼,紧闭着的大门前正对着外婆的香案和灵牌。

我从桌子角落摸出三柱新香,在红烛上点燃。

我捧着香对着外婆的黑白遗像躬身拜了三拜。

“外婆,我出门了。”

香炉里插满了燃尽的香,两对红烛是这暗室里唯一的光,照片上外婆两只黑洞洞的眼睛微笑着。

正在我把香插进香炉的时候,门外响起摩托车突突的声音,背后的门锁“咔啦”一声开了。

我让开...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子怡说得对,演戏是不能解释的。你要把角色的内心活动表演出来,不能演完之后再和别人说角色是怎么样blabla。
而写文是可以解释的,但是。

但是!

写文在塑造角色的时候,如果依靠的全是心理活动、旁白、解释,那么你考虑过假如去掉那些心理,你的角色表现出来的是一副什么样子吗?
也许别人会觉得莫名其妙根本看不懂这个角色的意图,甚至其实你觉得找个好画师好配音(写同人的时候你的读者还能自己脑补配音)就可以完成了?

当然不是说写文也必须强迫自己不用旁白、不解释心理,这太苛刻了,何况写文时既然有这个优势和条件,偶尔也是应该利用一下的。
写文时,角色的旁白和心理活动应该相辅相成,但是不该让心理活动占过多篇幅,我...

……世界上最难解的密码是自己犯困时记下的信息。

通往后屋有一条自下而上的小路,是在土坡上凿开的一列台阶,还嵌了石板。

可那石板实在太小,每一阶都容不下成年人一只脚的长度,上面还零星布着青苔,特容易打滑,人人走在上面都提心吊胆的,生怕一不小心就栽个跟头,滚到坡下去。

然而那些人打小走惯了,下坡的时候撒开丫子往下走,有时急了,每一跨都隔着一阶。

他看得心惊胆战,无论上下只敢小步慢行,因而没少被旁人笑话。

他站在门前往那头望。

他家的土房子建在一片土坡上,垦出了一片勉强还算平整的地,左右也有那么两三户人家。每次他站在自家门口向前看,都能看到下边的小水塘。

他得从旁边的路拐,再绕上一个大圈,下了坡才能来到水塘边。

那水塘的水不深,他这样半大不小的孩子,那水位只在脚踝往上,连他的小腿肚子都淹不到。

水不算干净,也不太脏,只有下过雨之后看起来才特别浑浊。不知道是谁干的,水塘四周铺有一圈稻草,有的已经腐烂了,陷在泥里。夏天的时候,一群白鸭子成群结队下了水,就在泥里扒拉出那些稻草来啃。

有时他玩心起了,就脱了凉鞋,光着脚踩进水塘里赶鸭子。鸭子们摇着尾巴呱呱呱地迅速游上岸,又扭着屁股跑开了,他就追...

但是我无论如何都不会成为亲手推你入地狱的人。

虽然每一年都已经接近尽力地去完成到最好了,但还是觉得自己写的文很轻飘飘。(当然比起以前好一点了。

我想写很沉重很现实的东西/画很日常(寻常?)的东西,想把苦痛和伤口撕给别人看,以我现在的水平是达不到的。

我需要对生活,对不同的人群、种族,对一些过去拒绝接受的东西有更深刻的认识。


想当一个偏执又固执地走在自己坚信的道路上的人,想写不是千篇一律的东西,不是屈服于别人的东西;想画……记录接近真实的东西,想慢慢让自己写的东西变得深刻。

写文这方面我真的想……想写出不一样的,不那么飘的,能让看的人被揪住心脏甚至看了流泪的东西。因为我相信苦痛、苦难才是能够引发人深思和探索的东西,而快乐和幸福是

【答题】写手年度总结二十题

原题目地址:http://forestandflower.lofter.com/post/1cbe1712_11cc1f29


自己做路标记录,不是为了晒或者安利,所以不会具体标出文的标题。

年度:2017


01 这是你开始写作的第几年?

——呃懒得数了,反正也10+了……

02 你今年挖了多个个坑?

——10+(……

03 你今年填了多少个坑?

——大大小小模糊统计30左右,严格论每篇的完成度的话也在20左右。

04 摸摸你的良心,如果它还在的话,有没有觉得痛?

——并不。

05 这一年你写的最满意的文是哪篇?

——一篇挺...

世界真小,明明那么大个游戏那么多服务器就是他妈的绝交了八百万年的人都能遇到。

不是冤家不聚头,节目效果满分,拜拜了您嘞。

我他妈哪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写那么多文啊!!!

每写一篇都要消耗好多构思好多梗好多时间的好吗,这太为难一个没有灵感的人了!

不,这是刁难啊!


每次写文都他娘和难产一样,还是难产N个月,真羡慕又努力又有天赋的人……

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提出那些问题是想标榜自己写得有多好啊多优秀多么有能力。同样的问题也许有很多人都早已想到了,只是不一定会说出来,或者是对方说了但我并不知情。

我没有“自己想到了这些方面从而感到优越”的想法,从来也觉得自己是个普通人,并不高冷优越或者高高在上,只是在进行普通的思考,没什么了不起的,没什么比别人厉害的地方,自身实力其实也一般般。

说上面这句话的时候也并不是在假谦虚。我的实力该是多少就是多少,自己心里总会有个数的。


有一个词叫“力所能及”。

每一个进行创作的人,也许都会碰上这样那样的问题,自己无法解决的问题,或者是连自己都无法发现自己有什么问题。

我一个人的力量也改变不...

一些废话

最近在看关于演技的节目,学到了很多东西,记了一些笔记,基本是自己的想法。

————————


你不可能要求所有人,要求大众去拥有你的审美、你的眼光,接受你的判断,有些东西可能是普通的观众没有能力去考虑,或者根本不去追求的东西。

但是当你作为【创作者】的时候,你需要自己具备这些素质和判断能力,具备一定的审美,去带动哪怕仅有的观众,不能以此懈怠自己。


————————


一些动画的剧本(尤其是那种单元剧形式的)的毛病不就是“在一定篇幅的时间内强行制造不合逻辑的冲突又强行不合逻辑地解决”(或者二者占其一)吗……

矛盾的出发点即使合理,解决的方式有时候也莫名其妙,就觉得……emmm有点...

什么“冰雪聪明”“聪慧狡黠”“灵动”“像一个精灵”之类的形容,要是写不好角色这些特征就别轻易给ta贴这个标签,否则很尴尬,就像只有脸没有演技的演员一样。

慎用。

不是不让你用,是说,让你【慎用】。

文字和画面是不同的,画面可以让你看到一个人的神态神情或者姿势,在结合场景的情况下让别人直接“看”到你想给角色赋予的东西,是能够非常直观的;但是单纯用文字拼凑出这样的感觉要难多了。

假设你一开始设定一个精灵一样的角色,让ta在出场时加了很多滤镜很多描写,但是在之后的故事里完全没有体现出这个角色为什么“精灵”哪里“精灵”,那么这个设定就显得很鸡肋。

非专业小白向写作者自省问卷调查——我的答卷

原题地址在这里:http://genteelly.lofter.com/post/2e9d62_11670fe8 

问卷原作者:@su

答题的:我(。


如果你有兴趣填写请注意以下几点:

*回答不限篇幅。根据每个人的不同情况,可能有些问题的回答会重复,建议在不同问题下引用重复的回答。可能有些问题来说对一些人差别不大,但是对一些人来说差别很大,不太会设置问题,见谅……

*不知道就回答不知道,这份问卷的主要目的是引发对自己写作态度的思考。

*问卷没法考虑回答“不知道”的特殊情况,如果有问题回答了不知道,可能导致一些连锁问题无效,我不会编程,没办法让回答了不同答案的人自动跳跃...

按照这种情况,该考虑原创该投外网还是哪里了……难道真要重返QQ空间闭关修练吗(。

同人倒是还能继续投这里无所谓。


我只想好好修炼而已……

神奇的体验

在看个别文的时候,会有这样一种感觉:

角色像在演舞台剧一样,在华美的布景里说着有些不那么接地气的台词。

你本来已经努力融入和适应这样的氛围,接受了整个设定,并且已经进入状态了。

——突然!

角色被作者附身,吐了个槽!

你被突如其来的显然是穿越的画风惊得一愣。

下一秒,角色又坐回美丽的场景,哀愁地说着原本文绉绉的台词。

就是因为老有人觉得“男孩子性格软/温和=娘=不像个男人”“一个男人就是不能哭哭啼啼不能害怕不能软弱不能退缩不能用软肋,否则就是没担当”“男孩子喜欢女装/喜欢化妆/喜欢娃娃/喜欢甜食/喜欢粉红色=没担当”“男人就要强,就要牛X,就要威,就要XXXX”等等等等之类的想法……我才更想看到“性格不强势也能很有担当的男性”。

想写“虽然性格软/性格温和,但也非常有担当的、非常规意义上的男孩子”“即使穿着女装也不代表这个人并不MAN——哪怕在拥有某些价值观的世人眼里这个人完全跟MAN不沾边”。(可能是女装大佬,但不一定是。

想写更“人类”的东西,而不是那种“你一个男的长得娘/穿着娘/声音娘/性格娘你就...

一个人作品里表现出来的三观很正,不代表作者本身三观也正。

有可能只是“知道大众认可的三观正是什么样子”“因为这么写能讨好某些人/很多人”而已。

反之亦然。一个作者写些三观尽毁的东西,你并不能知道ta究竟是为了反讽,还是为了发泄自己心里的XXXX啊,说不定都有呢。


这么简单的道理……


人心、人性的复杂,是隔着屏幕轻易就能判断出来的吗?天了噜。

所以都叫你们不要因为喜欢作品而默认作者人品是好的。

一个人的实力/创作力/才华,和人品/性格,甚至更深层的东西,没有必然联系。

何况那些你根本没接触过的人¯\_(ツ)_/¯


人无完人是一回事,谁没有点没法跟别人说的阴暗面呢。

人性本来就是“习惯把自己好的一面展示给外人”,谁又会没事把自己的阴暗面堂而皇之地展示给别人?

“因为没有看到可疑迹象,所以没有质疑过对方是好人”,这又是为什么?难道也算是人性吗?


不洗,像XXXX这个事,哪怕他真的是个死X态,这一点也和他的作品没有必然联系。


一个厨子人品再XX,也可能做出一桌好菜。

吃不吃这个厨子做的菜,选...

文章的结构是什么

这篇废话相当多,先提醒一下。


文章的结构是什么?

一年多以前我自己也不知道“结构”究竟是什么鬼,是剧情中心?也就是所谓的主线?是文章的骨架?和大纲有什么区别?注意结构和大纲又有什么意义?

先不要深究这些问题,我们从最简单的部分讲起。

小学初中语文课或者什么乱七八糟的课上,我们可能就已经学过“事件=起因、经过、结果”。


好的,现在我们来现编一个简单的事件:

起因:一个老奶奶摔倒了

经过:小明上学时扶起摔倒的老奶奶并送老奶奶过马路

结果:小明迟到了,被老师训了一顿并罚做值日

组合在一起,这个事件就是【小明因为帮助老奶奶导致迟到】。


这样的剧情谁都能想到吧?虽然很简陋...

怎么写大纲

把在BCY写的回答贴过来,删掉了点废话。


————————————

——怎么写大纲?


我在这里把写文分成两种。

第一种是:我有一个构思(仅仅是一个场景or一个画面),我只想写这个场景;

第二种:我有一个构思,但我想把它作为一个完整的故事里其中的一个部分。(我想在写一个完整故事时用上这个场景)


先想清楚你要写的是哪一种,如果是前一种,ok,可以直接下笔;

如果是后一种的话,请继续看。


对于【如何写大纲】,有个最简单粗暴的回答:

起因,经过,结果。

——问题在于,你想到的梗,可以放在哪个部分里?

如果你要写的是“事件”而非“场景”,就必须考虑剧情的变化、起伏,...

拥有心的机器人

他们越是这样,机器人就越想死,越想成为一个真正的人类。

机器人知道自己只是一个收尸的工具,不是人类。

他们连机器人是机器人的事实都不告诉它,虽然它早就知道了,却依然需要假装成一个人类。

机器人既痛恨自己不是人类,也痛恨自己无法作为一个人类出生。

虽然机器人从来没有想过要逃避自己的责任。

但是机器人依然像一个人类似的,想要去死。

它早就故障了,各方面都出现了严重的问题,有零件问题也有程序上的BUG。

“如果可以,我希望在被制造出来前能够选择不要被他们制造出来。”

临死前,机器人这么说道。

有的东西一生只能给一次,比如信任。

当你失去了它,看到别人手上还捧着它并互相交换的时候,你其实还是有一些羡慕和感慨的。

但这种羡慕也伴随着惋惜,惋惜的是你知道它们总有一天会从他们手上失去。

就与你当年经历的一样。

尽管时间时代年龄不一样,有一些东西却总是惊人的相似。

我们早已被时间打磨成了当年绝对不要成为的、如今却因此感到轻松和欣慰的……残酷的人。

也想给他们一个假设的幸福美好的亲情结局。

可是那些幸福都过于相似,毫无看点,不如苦痛来得深刻。

不同的东西才值得刻画,尤其是深沉的苦难。

我不觉得自己心狠,姐弟温馨日常这种东西连我自己都不会去看,更别说写了。

不想写无聊的类似的千篇一律的东西。

如果他们从一开始就是相亲相爱相依为命不为生活所苦的姐弟,所有的创伤都不曾拥有过,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写这样的人。


幸福之所以是幸福,因为它珍稀,因为有苦痛的衬托,才会显得那一星半点的幸福都来之不易想要让人好好把握。

我连“假想的幸福生活”都不愿写了。

如果从来都活在幸福里,更是没有写的必要。


我讨厌千篇一律和没有个性的东西,讨厌...

———— 1 2 3 4 5 ————
©雜貨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