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貨屋

堆放各种奇怪的东西。
多是些随笔(牢骚),偶尔记录脑子里出现的奇怪画面,还有自己总结的写文的心得感想。产出大多不放这里。

一个没有写字天赋的普通人,眼高手低的理论派。
一切为了进步。

道不同不相为谋,望周知。

姑娘在火堆前拨弄着柴火,火堆上吊一口正咕嘟咕嘟冒泡的小锅。

她回头看看昏迷的人,那个青年还没醒。

就在她舀第二勺试味道的汤时,旁边有动静了。

她急忙放下勺子去扶那人起来。

“你醒啦?”

青年意识还很朦胧,睁开眼好一会才看见她傻乎乎地冲自己招手。

“这是哪里,你是谁?”

“这里还是山上,你没下山。你的伤太重了,我怕你会死,就给你敷了药,不过还得等很久你的伤才能恢复,内伤就更别提了……”

青年挣扎着要站起来,被她摁住了。

“我煮了汤,要不你喝一口再走?”她走到锅前边舀了一勺,吹着热气小心尝了一口,“哇……这个菜有点苦,可能没太熟。要不我再煮一会?”

“不用了,我走了。”

“诶等一下!”姑娘叫住他,“你为什么到这里来?”

“来这里的人目的都只有一个,何必明知故问呢?那个人死了没有?”

姑娘放下捧着的碗:“可是……你们杀不了他的。”

“你是他什么人?”

姑娘低下头,摇摇头。她委屈地偷偷看他一眼:“你还是先把汤喝了吧,要杀那个人,养好伤,以后再来也不迟……”

她把盛了汤的碗连带小汤勺一起端给他:“小心烫。”

青年阴晴不定的眼神直直盯着她,他从她手中接过那个碗,看了她一眼。

然后,手一扬——

那碗汤全泼在了地上。

“你跟那个人是一伙的。”他说。

姑娘一脸想辩驳的模样,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是不是?”

姑娘没点头,也没摇头。

“我是你救的第几个人了?”

姑娘这才敢抬眼看他,老老实实地回答:“我数不清了……”

“等我养好伤,以后还会再来。那人的狗命就先寄存着。”

姑娘欲言又止:“可是……汤……”

“你为什么不拦我?”青年问。

姑娘眨眨眼:“我以前阻止的!可是没有一个人听得进,最后……”

“最后他们都和我一样?”

“不是……”她摇头,“还有很多人死了……我不想再看到有人为了杀那个人而死了,可是我根本劝不住啊。我是不是很没用啊?”

“……”青年说,“我下山了,有缘再见,如果那时我还有命的话。”

“那个……汤…………”

“你为什么这么纠结于一碗汤?”

“因为已经煮好了呀。”

“……”

“要我送你下山吗?天黑了,穿过林子很危险的。”

“不用了。”

“哦。”姑娘说,“你真的不喝一口吗?一小口也行嘛……”

这个人真的没完了,青年想道,假如是想下毒,这手法也太拙劣了。

“下回,”青年说,“如果有下回,我再喝你煮的汤。”

“哦,好啊!”

姑娘笑了,笑起来的样子还是那么傻兮兮的。

评论

热度(1)

©雜貨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