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貨屋

堆放各种奇怪的东西。
多是些随笔(牢骚),偶尔记录脑子里出现的奇怪画面,还有自己总结的写文的心得感想。产出大多不放这里。

一个没有写字天赋的普通人,眼高手低的理论派。
一切为了进步。

道不同不相为谋,望周知。

珍珠

还有一个很可笑的事情是:

那些幸福美满一生顺遂的人生赢家,创作出来的东西是不能看的。

所有有价值的作品的创作来源是什么?——痛苦,痛苦的生活经历,痛苦的感悟。

幸福的傻逼们写出来的东西除了让你呵呵一笑之外并没有什么卵用,他们描述的世界假大空到让你怀疑自己不在同一个次元。

他们描绘不出来深沉复杂的世界,他们不能用沉重来引起所有经历过的人的共鸣。这种无知的幸福让他们的作品甚至无法让他人看哭,所有的同情和美好永远都高高在上得令我这样的凡人发笑——只有真正了解他人痛苦的人知道怎么打动别人。(当然,他们也许可以写出很厉害的心灵鸡汤,或者诸如论自己如何成功的人生哲理吧哈哈哈)

——而能做到那些的人,都不得不活在各种各样你无法想象的痛苦中,而唯一让他们能够在痛苦里稍事休息的,就是创作。


创作往往是一种倾诉,没有撕心裂肺倾诉欲的人,写的东西是入不了眼的。


能看的东西,是压榨那些经受着不同程度悲苦的人类而获得的。

有价值的作品,压榨的是那些更可怜更不幸的人,而且压榨得更厉害。

上到名家大家,下到身边平头小老百姓,不论作品本身价值高低,但凡创造的东西有一些价值的人,皆因他们受过命运恶意的折磨。


事实也是如此,一样建立在他人长久不幸和痛苦之上的副产物,却往往被人称为“美好的”“美丽的”“有价值的”,实在也是可笑又荒谬了。

为什么不让那些被庇佑得好好的那些人产出这样“有价值”的东西呢?压榨不幸的人来获得“美好”之物,难道不是过分得令人恶心吗?

这世界真是充满恶意。

评论

热度(3)

©雜貨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