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貨屋

堆放各种奇怪的东西。
多是些随笔(牢骚),偶尔记录脑子里出现的奇怪画面,还有自己总结的写文的心得感想。产出大多不放这里。

一个没有写字天赋的普通人,眼高手低的理论派。
一切为了进步。

道不同不相为谋,望周知。

暗恋

大半夜A收到短信的时候,整个人是懵逼的。


“请问是A先生吗?”


“我是。”


“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你了,我是替我的室友发的信息。是这样的,她喜欢你很多年了,学生时代年纪小,一直不敢跟你告白,这件事让她这么多年都在后悔。她无数次试图联系你,但是都没能成功联系上,直到刚才她一看到消息,就立刻‘怂恿’我发短信给你了。”


“冒昧问一下,你的室友是哪位?”


“你的初中同学,B小姐。”


A拿着手机想了想,确实有印象,当年是个成绩一般、相貌一般但又很喜欢缠着自己聊天的一个人,虽然在当时看来对方什么也没说,但敏锐的A还是从丝丝缕缕的细节里察觉到了对方对自己抱有一定程度好感的事实。
正在犹豫应该怎么回话,对方又发来了一条短信。


“B没有别的意思,也没有想打扰你的生活,她知道你有女朋友,就是想和你说一下,免得自己后悔一辈子。”


“这么多年了,事情都过去了,也没什么,大家都是老同学,不如见个面吧。”A回复道。


“嗯,好,那我直接告诉她了。”


“麻烦你了。”


C是A相处多年的女朋友,因为工作出差不在国内,A心想,反正也没关系,毕业多年,总不能旧情复燃吧。

约好了时间和地点,周末加完班,A顺路去了公司附近的餐厅。

为了照顾A,留在同市工作的B有心地选择了这家离A的公司比较近的餐厅作为见面的地点,甚至很快订好了座位。

很多年了,B还是很会替人着想,当年她也是一样,总是小心试探自己的喜好、习惯,自以为进行的是天衣无缝的伪装。

不知道她变了多少,有没有变得漂亮、爱打扮,不知道她的室友又是个什么样的人。

A实在不可说没有一点好奇,心底还有些可耻的期待。



A进了餐厅,找到预约的桌牌号,坐下一看,见到了之中情理之中预料之外的结果。


“你的合租室友呢?”


“没有什么合租室友,短信就是我发的。”B很坦然,“我就是想看看你会不会躲我,逃了这么多年,也该有个限度吧。”


“……”


“没有,我就随便一说,别往心里去。说实话,我就算再不甘心,也该认命了,都过去好久了。我觉得你都不记得当年到底发生过什么了。”


“……”A不是很好开口,只好摸了摸头发掩饰尴尬,“你点东西了没?”


“我点了这个,这就够了,不想吃太多。菜单在这。”


“其实……”A说,“我没有想到你会记那么久,那只是一个玩笑,我没有恶意的,当时也没想太多。”


“有一句话,叫……‘说者无心,听者有意’。”B慢慢搅动咖啡,若有所思,“有的人就是这么一根筋,没有办法。”她做了一个像是在笑的表情,可是看得出来她并不想笑。


“那你过得好吗?这么多年了。”


“……你觉得呢。”B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用手指稍稍拨开了头发,咬着嘴唇看向别处,呼出一口气,“糖放少了。”


A只能假装没听懂弦外之音。


“我本来以为……预演了那么多遍,准备了那么久,正式上场的时候就能从容一点。哎呀……太高估自己了现在脑子特别乱。”B拨乱头发,冲A笑了一下,“我快窒息了。”


“还是先吃东西吧。”


“嗯。”


……


……


两个人在奇怪的气氛中吃了一顿饭。


“你女朋友呢,去哪出差了?”


“你也知道啊?她现在好像在泰国那一代,这几个月经常在东南亚到处跑。”


“喔……挺好的。”


“你吃完了吗,”A问,“要不要到处走走?”


“好像没什么可走的了吧,我今天来又不是为了挖墙脚。”


“出去再说吧。”


……


两个人来到湖边,B忽然感慨:“终于啊……”


A询问一样看着她。


“想了很多次跟你来这里,今天真的来了,感觉有点不真实。”B指了指旁边的旅馆,半开玩笑地说,“走啊,去开房。”


“你……安全期?”


“什么安不安全期,”B笑他,“那玩意儿不准的,你信啊?”


“……”


一时找不到什么拒绝的理由,A和B直奔宾馆开了房。


……


……


事后。

B点了一支烟,特地跑到了房间的角落去抽。


“你也学会抽烟了。”A说。


B自嘲地笑了一下,叼着烟看他:“这年头,谁还不会抽烟,嗯?”


A从她手里的烟盒抽出一根,借着她手里的火机也吸起了烟。


“你和C什么时候结婚?”B边吞云吐雾边问。


“你该满足了吧。”


“什么?”


“这么多年了,你不就为这个吗。现在你该知足了。”


B呆了两秒,笑了:“我只是好心提醒你,谁才是你将来的结婚对象。”


A冷笑了一下,不置可否,默默套上衣裤,扣好扣子,系好领带。


B就这么看着他恢复到了衣冠楚楚的模样。


A没有再说什么,也没有道别,直接走了。


B一直看着他,直到A彻底离开,消失在房间里。



B来到窗台前,一使劲,十分爽快地拉开窗帘。


阳光轰一下涌进来。


她坐到了窗台上,一条腿立在窗台,粗犷的坐法。


即使这样,从这里也看不见A。


她咬着烟,任它一直燃下去。她没有把烟吸进肺里,烟灰燃得长了,她就取下来,弹掉灰,又衔回嘴里。


她看着这座城市的轮廓,笑了。

然后她哭了。


-END-


————————————————

*《管好你的男朋友

*本文纯属杜撰,如不幸有巧合部分,那就是老(zuo)天(zhe)的恶意(x

*灵光一现从“暗恋”的问题延伸到这个场景,然后就写了,有毒小短文哈哈哈

评论

热度(1)

©雜貨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