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貨屋

堆放各种奇怪的东西。
多是些随笔(牢骚),偶尔记录脑子里出现的奇怪画面,还有自己总结的写文的心得感想。产出大多不放这里。

一个没有写字天赋的普通人,眼高手低的理论派。
一切为了进步。

道不同不相为谋,望周知。

写文确实是一个很内化的东西。
(严谨一些的描述是“写文就是把自己内化的东西抠出来的一种行为”)

我很享受每次完成(自己标准下)结构完整的一篇文的心情,如果可以我可能也会希望尽可能以一种紧凑(?)的频率去接二连三地完成。

可是我知道我做不到。

所以我不能保持那种“这回我用不到一周就写完了这篇,所以下周我也能在七天之内写出第二篇”的状态和愉悦。

一般来说,每一篇我觉得自己结构完整的东西之间,都是有明显间隔的,有CD的。我做不到无CD地写文,所以心理上那种完成时愉悦也是无法保持连贯的。

这不是在抱怨或者自怨自艾,就好像我告诉你“我不能吃了饭原地立刻排便”那样把自己刚吃进去的东西拉出来,或是“我没有尾巴,我也不会飞”一样,是一个普通的陈述。

我总是需要漫长的消化与累积才能写出东西来,整个过程有可能会需要相当长一段时间。

每一次写文都像一把沙漏,或是一根储水的惊鹿,又或者是一个上边正在滴水的容器。

我只有等待眼前的容器盛满了,倒空了,才能开始下一轮。

如果我揠苗助长,这个容器就坏了。

评论

热度(1)

©雜貨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