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貨屋

堆放各种奇怪的东西。
多是些随笔(牢骚),偶尔记录脑子里出现的奇怪画面,还有自己总结的写文的心得感想。产出大多不放这里。

一个没有写字天赋的普通人,眼高手低的理论派。
一切为了进步。

道不同不相为谋,望周知。

【奇葩的描写练习三十题】之

1、撸管


题目作者:我


做个复健……热热身。

——————————————

38摄氏度夏天的房间,闷热的空气迫使他张口呼吸,但这无济于事,胸腔仍和被巨石堵住一样,毫无畅快感,黏着的汗液糊住他半长不短的头发,两鬓都被汗湿、粘在两颊上。

那个姑娘的背影掠过他的脑海,她穿着轻盈的碎花薄纱长裙,一只手轻捂住草帽不让它被风卷走。

他的嘴角露出了自己也未察觉的轻笑,姑娘的身影仿佛就在面前。她回过头来,歪着头冲他笑,披散的长发一下扬在风里。忽然她的身影又变了,瞬间变成初中那时她留着两撮小辫的样子。

那时他俩是邻桌,上课时总忍不住偷偷瞥她一眼,她微微上翘的下巴,总是不自觉倔强地轻轻撅着的嘴唇会在察觉之后放松下来,做笔记的时候会皱着眉头,思考的时候会快速眨三四下眼睛。从他的角度看过去,她的睫毛像一把小扇子一样扑扇扑扇,他又不敢多瞧,偷瞄一眼迅速移开眼,一手托腮一手转笔,装做心不在焉的样子在纸上快速涂着暗指她名字的代号。

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的、她的代号。

有时她会留心到他投来的视线,愣一愣然后微嗔地扭过头,像是生气了,又忍不住瞪他一眼。

也许她自认为那是暗示他自己生气了的意思,在他的眼里那一扭头又一瞥却饱含了满满的少女的羞赧。

已经过去多少年了,他还是对这个人念念不忘,最近一次在聚会上见到她,她还是那么好看,岁月让她比当年沉淀出了几分成熟的气质,眼底却保留着一股子青涩纯真的稚气,大方得体又不失纯真。

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像离开水的金鱼,一口比一口更挣扎地渴求空气,仿佛暴露在空气里都能令他失去性命。

回忆在不断拉长,意识的线被越拉越细,脑里划过越来越多她当年的样子。

她笑着伸出手和他比手掌大小、她跟他力争理据时瞪圆了比平时还要亮得许多的一双明眸、她偷偷用手背抹去眼角的泪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她得意洋洋解出了题同他炫耀、体育课时她上下起伏的胸脯……

——画面定格在她附过身在他耳边说悄悄话的那一瞬间,温热气息呼到他的面颊,痒痒的,仿佛此刻她就在他的身侧。

世界突然静止了。

意识彻底断线,他的脑中一片空白。

……他活了过来。


-END-

评论(2)

热度(2)

©雜貨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