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貨屋

堆放各种奇怪的东西。
多是些随笔(牢骚),偶尔记录脑子里出现的奇怪画面,还有自己总结的写文的心得感想。产出大多不放这里。

一个没有写字天赋的普通人,眼高手低的理论派。
一切为了进步。

道不同不相为谋,望周知。

伤害

看文这种东西,对我来说并不仅仅是“看作者描述”而已。
很多时候更像是在听,因为脑子里会有声音,无声的声音。
文字对我来说是有传导(?)能力的,传导印象与画面,甚至声音。
说得奇怪一点,其实会觉得像是作者的思想(写文时的脑电波?)在和看的人(我)交流,在碰撞。
如果是能够消化接受的,就能比较轻松愉快地看下去。
就像是能够和作者愉快地交流。

这也是我很多时候看不下去书的原因:作者在用我认为错误的、拒绝接受的思想/三观干涉我,影响我。
我脑子里听到那种无法接受的“声音”在表达观点时就会很烦躁。
我觉得这个人说的东西很扯淡,就不会继续再看了。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一个作者给你提供信息的时候,你们不是平等的,而是你像被qj一样,被作者灌输和洗脑。
角色做的每一件事,每一件小事,都不是你由上帝视角“观察”到的,而是“作者全程一直在强行给你解说,这个人这个动作是代表什么,那个动作又代表什么,ta抱着怎样的心情blablablabla”。
从头到尾没停过。

我十分厌恶这种表达方式(偶尔一两次可以接受),我是一个有思考能力的人,我不需要作者随时在我耳边逼逼旁白解说。

有的人并不介意这样的表达,我认为那是因为文字对他们没有那么强大的传导能力。
就像是,他们具有更好的对抗文字攻击的防御性。
但是我不可以。我对文字相当敏感,防御性也低,所以我无法忍受很多给我带来不适的文字。

评论

热度(1)

©雜貨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