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貨屋

堆放各种奇怪的东西。
多是些随笔(牢骚),偶尔记录脑子里出现的奇怪画面,还有自己总结的写文的心得感想。产出大多不放这里。

一个没有写字天赋的普通人,眼高手低的理论派。
一切为了进步。

道不同不相为谋,望周知。

想要离开这条河流

这是一条奔流不息永远向前的河流。
这是一部永无止境的巨型跑步机。
不管做出怎样的抗拒,都会被载着、被推着,一直朝前走。
就像是一直往前书写着乐谱的机器,哪怕什么都不写,空白的地方也会被留下,保持着空白。
很早之前我就想要按下关闭的按钮,想要离开这条河流。
我本只想单纯地当个旁观者。
我不愿意书写和留下任何痕迹,不想插手别人的书写。
我始终抗拒抉择,抗拒任何能留下痕迹的的东西,即使什么也不选,想让纸面保持着空白。
可是做不到。
我按不下那个让河流停止、跑步机停止的按钮。
我当初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呢?
观察、体验、感同身受,甚至直接被投入这里。
即便如此,我发现自己依然不愿意像我所观察到的那样照做。
我的自觉不一样,我终究没能拥有那样的自觉。
我厌恶抉择,厌恶留下痕迹,厌恶会在这里的自己。
总是很想脱出。
我不属于这里。

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评论

热度(1)

©雜貨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