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貨屋

堆放各种奇怪的东西。
多是些随笔(牢骚),偶尔记录脑子里出现的奇怪画面,还有自己总结的写文的心得感想。产出大多不放这里。

一个没有写字天赋的普通人,眼高手低的理论派。
一切为了进步。

道不同不相为谋,望周知。

村长领着我进村,踏在扬尘的黄土里一路往里走,路旁的村民都笑眯眯的,带着那种友善淳朴的眼神,咧一口大白牙看我们。

我心情爽快,也不自觉微笑起来,就这么走着走着,冷不防对上一双眼睛,突然就打了个寒战。

那是个蓬头垢面的女人,乱发遮住了半张脏脸,有些破旧的衣服沾满尘土,仿佛一个看不出年纪的拾荒者,她就站在篱笆小院的中央,死死盯着我。

我实在说不清那是什么样的眼神。


“刚才那个人是谁呀?”快步离开后,我问村长。

“哦,刚才那个呀,就是个疯婆子。她呀,自称能听懂什么鸟儿啊牛啊猫狗鸡鸭啊那些动物的话,整天神神叨叨的,嘴里没个正经话,谁也懒得理她。嗨,我们都习惯了。”

我心里微微一动:“她一直都这样吗?”

“是啊,你多注意着点,可别被她吓到了。”

“她是这儿的人吗?”

村长短暂地停顿了一下,笑道:“当然啦!她就是在我们村子里出生的呀,你要不信呐,我还能找来当年的接生婆过来呢,哈哈哈。”

“你们村儿真大呀,景色好,就是这走半天了还没到。”我感叹。

村长指了指前方:“快到了快到了,就在前边儿不远的地方。”

“诶,好。”

评论

热度(2)

©雜貨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