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貨屋

堆放各种奇怪的东西。
多是些随笔(牢骚),偶尔记录脑子里出现的奇怪画面,还有自己总结的写文的心得感想。产出大多不放这里。

一个没有写字天赋的普通人,眼高手低的理论派。
一切为了进步。

道不同不相为谋,望周知。

对话 与 废话

这里提到的问题,比较适合给“不知道自己的对话是否属于废话”“不想(只)写日常”的人看。

不适合的人群:爱写散文的(把故事当成散文来写的)、写故事时爱写氛围多于写剧情的。


————————————

经常看到有人说不要拿对话推动剧情,不要写大量对话……拜托,这也要分情况好吗?

中心思想:对话多≠废话多。


把一个毫无卵用喝早茶的场景扩写到一两千字,每个人都“哦嚯嚯”“呃呵呵”“啊哈哈”打闹了一上午,或者和某些作者喜爱的“日常废话要写个好几天才开始讲故事,甚至没有主线而只有一个事件”一样写一大堆废话,这场景对剧情毫无推动作用,这些对话就是废话,不知所云。

我见过有能力的作者,可以让...

子怡说得对,演戏是不能解释的。你要把角色的内心活动表演出来,不能演完之后再和别人说角色是怎么样blabla。
而写文是可以解释的,但是。

但是!

写文在塑造角色的时候,如果依靠的全是心理活动、旁白、解释,那么你考虑过假如去掉那些心理,你的角色表现出来的是一副什么样子吗?
也许别人会觉得莫名其妙根本看不懂这个角色的意图,甚至其实你觉得找个好画师好配音(写同人的时候你的读者还能自己脑补配音)就可以完成了?

当然不是说写文也必须强迫自己不用旁白、不解释心理,这太苛刻了,何况写文时既然有这个优势和条件,偶尔也是应该利用一下的。
写文时,角色的旁白和心理活动应该相辅相成,但是不该让心理活动占过多篇幅,我...

一些废话

最近在看关于演技的节目,学到了很多东西,记了一些笔记,基本是自己的想法。

————————


你不可能要求所有人,要求大众去拥有你的审美、你的眼光,接受你的判断,有些东西可能是普通的观众没有能力去考虑,或者根本不去追求的东西。

但是当你作为【创作者】的时候,你需要自己具备这些素质和判断能力,具备一定的审美,去带动哪怕仅有的观众,不能以此懈怠自己。


————————


一些动画的剧本(尤其是那种单元剧形式的)的毛病不就是“在一定篇幅的时间内强行制造不合逻辑的冲突又强行不合逻辑地解决”(或者二者占其一)吗……

矛盾的出发点即使合理,解决的方式有时候也莫名其妙,就觉得……emmm有点...

什么“冰雪聪明”“聪慧狡黠”“灵动”“像一个精灵”之类的形容,要是写不好角色这些特征就别轻易给ta贴这个标签,否则很尴尬,就像只有脸没有演技的演员一样。

慎用。

不是不让你用,是说,让你【慎用】。

文字和画面是不同的,画面可以让你看到一个人的神态神情或者姿势,在结合场景的情况下让别人直接“看”到你想给角色赋予的东西,是能够非常直观的;但是单纯用文字拼凑出这样的感觉要难多了。

假设你一开始设定一个精灵一样的角色,让ta在出场时加了很多滤镜很多描写,但是在之后的故事里完全没有体现出这个角色为什么“精灵”哪里“精灵”,那么这个设定就显得很鸡肋。

文章的结构是什么

这篇废话相当多,先提醒一下。


文章的结构是什么?

一年多以前我自己也不知道“结构”究竟是什么鬼,是剧情中心?也就是所谓的主线?是文章的骨架?和大纲有什么区别?注意结构和大纲又有什么意义?

先不要深究这些问题,我们从最简单的部分讲起。

小学初中语文课或者什么乱七八糟的课上,我们可能就已经学过“事件=起因、经过、结果”。


好的,现在我们来现编一个简单的事件:

起因:一个老奶奶摔倒了

经过:小明上学时扶起摔倒的老奶奶并送老奶奶过马路

结果:小明迟到了,被老师训了一顿并罚做值日

组合在一起,这个事件就是【小明因为帮助老奶奶导致迟到】。


这样的剧情谁都能想到吧?虽然很简陋...

怎么写大纲

把在BCY写的回答贴过来,删掉了点废话。


————————————

——怎么写大纲?


我在这里把写文分成两种。

第一种是:我有一个构思(仅仅是一个场景or一个画面),我只想写这个场景;

第二种:我有一个构思,但我想把它作为一个完整的故事里其中的一个部分。(我想在写一个完整故事时用上这个场景)


先想清楚你要写的是哪一种,如果是前一种,ok,可以直接下笔;

如果是后一种的话,请继续看。


对于【如何写大纲】,有个最简单粗暴的回答:

起因,经过,结果。

——问题在于,你想到的梗,可以放在哪个部分里?

如果你要写的是“事件”而非“场景”,就必须考虑剧情的变化、起伏,...

我觉得角色思想和心理活动这种东西,只能占“一部分篇幅”而不是“大部分篇幅”。

写一个角色的时候,如果不是用语言行为神态去“表现他”,而是靠旁白,就很微妙。

(因为旁白和我的思想总是容易冲突,所以我总会尽量避免看有大量旁白的文。)


直白地说,前一种情况,是让角色表演给你、给别人看,看的人会从角色的各方面“感受到”角色的悲伤、喜悦。

而后一种,单纯是作者在给读者洗脑,还是绞尽脑汁的那种。


我个人觉得后一种写起来更痛苦,就像自己一直在碎碎念一样,拿摄像头跟着角色然后旁白一直念啊念啊念念念,根本听不见角色的声音……写着写着自己就烦躁,想要撕了重写。

……最近有一个非常深的感受就是:没梗也不要强行写。

(除非你相关的知识,或是经验足够丰富)


别人我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在下方分割线之前的内容,基本只针对我自己的情况来谈论。


拿我自己(属于没有天赋的类型)来说,没梗的时候强行写,写出来的感觉也很尴尬,而且雷同。硬逼着自己去写,回头一看当初硬憋出来的东西除了想撕,还是想撕。

(没有天赋,是指我并不能熟练地买弄文字,我自觉自己在这一方面上十分笨拙,也没有那么大的词汇量(。)去记一些生僻的词,倒不如老老实实用白开水一样的文笔来讲故事。)


……我感觉这个东西,可能还是需要一丁点天赋的。

(上边这一句的天赋,指的是顿悟。)

因...

有时候觉得,用第一人称的文来写玛丽苏文……实在是太浪费了。

就觉得……这么好的角度,应该写一些更“不一样”的东西。

作者是藏在布偶里的人,扮演着角色,尤其常常是第一主角,必须置身于其中把角色演给观众,同时不能让观众发现布偶里的是“我”。

角色会活是因为里边有“我”,是因为“我”的想法、“我”的动作让角色动了起来。

一些情况下,角色也许会不可避免地带有一些“我”的风格。

——但,角色必须有别于“我”,角色不能等同于“我”。

否则就是“我”的失职。

同时,把“我”的言行作为一个角色、一个布偶的言行完全还原出来,也是一种羞耻,这做法非但不高明,而且可耻。

“我”必须只是自己。

角色...

写悲剧/发刀是需要铺垫的。

要么是在一个大家都已经知道的共同前提下(比如原作里早已埋下的悲剧伏笔或细节),要么是在一篇文里迅速地让人察觉并意识到悲剧发生的诱因,但是这在篇幅和节奏上都有较高要求。

甜文随时可以甜,但是刀子要能捅出血就很难。

节奏太快进入BE,别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完了,所以节奏放慢点会比较好。

很多时候我看BE的同人到了结局部分的反应都是:啊?哦。

尽管很多人在说哇满嘴玻璃渣,但究竟属于“知道这样的展开属于刀/属于玻璃渣”,还是“这刀子扎进我的心扎得我淌了一地血”“玻璃渣嚼得我满嘴是血满脸是泪”,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不排除有的人虐点低,这种情况放到最后说。

如果是前者...

一般来说,审美水平是与同领域的个人水平挂钩的。

比如一个人体很棒的画师,一般不会欣赏那些把人体画得软绵绵无骨病一样或是拧成麻花般扭曲一看就有问题的画师。

我当然不能断言二者之间必然存在什么更具体的关系(毕竟还有一个词叫“眼高手低”),但一定有关联。

我是说,等你的水平慢慢上去了,我觉得你的审美也会随之提升的。包含但不限于图、文、音乐……等这些方面。

真的,不是谦虚,也不是自夸。

认真去写原创,去给自己的世界亲手添加一砖一瓦、一草一木的时候,才能明白自己还有多少不足多少缺陷。

摆正自己的位置非常重要,要懂得自己的长处与短处,不能太看高自己,也不要虚伪地妄自菲薄。该是你的水平就受着,继续琢磨进步的方法和方向;人外有人,也别自以为是,膨胀可能会让你变得越来越像自己所瞧不起的某一类人。

这世界上的东西永远学不完,永远存在进步的空间——问题只在你能不能发现它。

(先声明一下,这篇里提到的游戏,特指文字冒险类游戏,一个主角可以攻略N个人的、基本等于有声小说那种。)


我就这么说吧,有时候觉得某些游戏的剧本真的……你可能给编剧一本XX小甜梗30题,ta打乱一下题目的顺序就直接写了,给什么梗就直接写什么,无论什么角色,都是同一个反应,不会有“出这种题目的话这个角色可能会拒绝”的可能性。


我们假设这个梗是这样的:救受伤的小鸟

(这编剧就只能想到这样烂俗的梗,不是我的锅。

反面教材1:主角和A看到受伤的小鸟,A救了小鸟,主角感动地说哇谢谢你;

反面教材2:主角和B看到受伤的小鸟,B救了小鸟,主角感慨地说哇虽然你看起来冷漠但原来你心地很善良。...

小甜饼不利于自我进步——如果想进步的话,小甜饼并不是最佳选择。

(这篇仅作为针对“能否进步”而发表的个人看法,并不是针对或否定小甜饼本身。)

一是因为小甜饼的重点在于“对CP的满足感”,有时仅仅需要一个场景(而并非“一个完整的事件”)就能够让你拥有这种“满足感”,你觉得能描述出这一个场景就满足了,没有进行深入挖掘或将故事补充完整的打算;

二是因为可能你自己,甚至你的同好们也对此深感满足,于是你们也就没有考虑“故事的完整性”,尤其人有可能自带“CP滤镜”:只要看到挂名为自己喜爱的两个角色就不再思考角色本身的性格设定、行为表现、故事完整性、情节合理性、逻辑是否圆得上……等等问题;

三是因为...

有个很大的感触,就是不要滥用(包括模仿)别人(大手or前人)的遣辞(词语搭配?),一开始可能只有发现了这个搭配的作者自己能get到词的感觉,之后有些看的人一味模仿,这个词又莫名传扬开来,到头来大家都在用这个词。可它究竟是个什么样子,描述的是什么情况、什么动作,用的人自己其实根本搞不清楚——这就很尴尬了。

就是那种“看某种文里大家都在使用这个用法,可是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却没有统一标准,谁都说不出个所以然”的情况。

……只是突然有感。

具体是哪个类型的文我就不说了,一说大家都懂,特别尴尬。

我想说的只是:与其模仿别人故作高深的用词,不如自己下点功夫搞点自己的东西。

不把读者当傻子,他们拥有思考能力和判断能力,要相信他们能够动脑子。

哪怕他们理解的东西和自己表达的东西不一致也没关系,首先自己要写出不是从头到尾都直白浅显、没有思考余地的东西。

不要总想着偷懒,不去思考需要费脑费心去构思一个故事。

如果想着写完爽完就够了,就永远没进步,重要的是,回头看这些东西连自己都觉得食之无味。

要懂得思考和开拓,用脑子去构思不同的故事、不同的交集。

要让别人动脑子,首先自己得动脑子。

没梗了、没灵感了,就看书,从生活里感悟,还是要多思考。

不管有没有人看,不管自己写得好不好,有灵感就记下来,不要轻易任它飞走。有热情、有爱的就勤劳一些去写。

不要想着“只要多...

你的东西

什么才是属于你的?

随便捏造一个设定套在既有的角色上,做出原作里角色不会做的事,所以这新添加的部分是你的吗?

如果你添加的东西不符合原本的设定呢?

如果你添加的东西别人也能轻易想到呢?

那么你自认为花费了时间的东西还有意义吗?

你写的东西是像套模板一样的东西吗?

你努力让每个写的角色都体现不一样的地方了吗?

除了名字,除了外观,除了口头禅,你能从行为/思想上表现每个角色的差异吗?

你思考过这些吗?

你创作出了只属于你才能创作的东西吗?

它包含有你的思想吗?

写出来的东西能让别人入戏吗?

你深入去写了吗?

相关的知识都去了解过了吗?

你真的明白让读者入戏的方法了吗?...

©雜貨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