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貨屋

一个喉咙比针还细的饿死鬼。

……lof真的是越更新越丑,排版不舒服啊。orz

人类真的是有趣,对活着的人天天出警,网络暴力;对死了的陌生人就非要哀悼一声“抱歉以这种方式认识你”以示善意。

你们身边有这样的人吗

说话自带30%基础夸张属性,叙述从不贴近事实,而是把所有话往自己有利的方向扭,迷惑不知情者。开口和蹿稀似的,屁股一撅,一连串蹦出来自己也控制不住方向。颠倒黑白、信口雌黄、无中生有是拿手好戏,那信手拈来的自信模样倒还真能唬得别人一愣一愣的。一身无长技,头脑不灵光,唯独这满嘴鬼话的陋习练得是炉火纯青,惊天地泣鬼神啊——偏巧又没到能依此加官进爵的程度。

呸服,呸服。

有一个想法

感觉大家被一些习以为常的设定洗脑了,习惯了那些数值拉满的设定,忽略了平凡的可能性。


比方说:

看到会医术的就默认能起死回生、性格孤僻;

看到会武功的就默认能以一敌百、名动天下、武功盖世;

看到好看的就默认倾国倾城、天下无双;

看到复仇的就默认有资源有能力有人脉,能一举反扑坑害过自己的人,大仇得报。


但其实:

医者力有所不能及,总有回天乏术之时;

双拳难敌四手,练家子很多,却未必能一招打遍天下无敌手;

好看的范围更宽泛,邻家小妹也能好看,惹人回眸也是好看,倾国倾城更是公认的好看,具体属于哪种,还得再论;

复仇就更不用说了,人总是务实的,如何复仇需要权衡,需要思考,当自己没有资源人脉,甚至无法同归于尽...

《雪域连翘》

  *原创故事。有架空背景+捏造的药草名称。

  *连翘(lián qiáo),翘是二声,念“乔”,为防有的朋友不了解,特此标注,谢谢大家。


  *先上故事,其他信息放在文末。


  

  *可能有些错别字一类的小BUG,我发现后会慢慢修改。


  ———————————————————————


  《雪域连翘》


  (一)


  这是入冬以来落得最大的一场雪,一夜之间盖住了整座舞雩山和山下的小镇,举目望去...

人类是多么神奇的生物呀。

每次看到那些无法理解的人,就忍不住揣摩他们的成长过程,以至于有的时候甚至不会太将他们带来的伤害放在心上了。

多了一种观察样本的快乐。


虽然只是有时候啦。

从某个方面来说,我认为文学和历史正好处于对立面。

文学是把事件,把一个词、一种情感铺开了去写,好比往面粉里加水,揉成的面团都会带有水分——文学是这样的一种形式,它是每一粒细小的面粉与其他面粉之间不可或缺的水分,乍一看它似乎并不存在,但它存在于方方面面——用这样的方式写出来的大概率是好文,因为每一滴水每一粒面粉都为最终捏成的那个食物而服务。

那历史是什么呢。

几十年争斗的结果,数万人类生命的流逝,包含着血泪,承载了时间的分量,最终凝练成不过短短几十字、一句话,随意点开其中一词一句,都包含有横向与纵向的时间与空间,既是无垠的宇宙,又是经过高度浓缩的一块块沉痛的丰碑。

文学是将东西打散了、揉...

对付青蛙最好的方法就是:千万别让它知道自己是青蛙,离远点。

让它安逸地观天。

只要世间还有一人记得你,你就依然活在这世间。

我他妈哪来那么多灵感可写……😂

灵感没了就写不出了,就是这么枯竭

枯竭选手,惨

讨厌就跟在鞭炮的引线点了火一样,一旦燃起,就停不下来。

当代文豪

文豪说:我觉得我写得不错,却没有人看。

文豪说:你们应该加大推送力度,不然没人看见我们的心血。

文豪说:完了完了,不管怎么样都不如粉丝多的大佬,不管多努力最后还是陪跑。

文豪说:粉多的欺负我们这种百粉不到的小透明呗,不公平!建议限制粉丝数,不让千粉/百粉以上的人参赛投稿!

每当一位文豪发表上述评论,便引得一众文豪点头称是,物伤其类,悲痛不已。


人人都在喊:我用心写了,没人看,这究竟是为什么!

人人都在说:凭什么用心写的热度远不如那些随便写写的混蛋?!

人人都自比当代鲁迅,针砭时弊言辞犀利,可惜珠玉蒙尘,找不到伯乐来相我这匹千里良驹。

于是怀才不遇的各位鲁迅们拿出混贴吧时的爱...

我好讨厌“写文必须zzzq”的观点。
有这种想法的人不要和我说话,快点把我拉黑。

我不但要写渣男,还要写犯罪,写各种各样让人“痛”的东西,如果我有能力,甚至妄图写这个世间乌七八糟阳光照不到的角落,写这个世界千奇百怪令人费解厌恶的人。

我会随心情来选择写的东西,绝不会只追求zzzq。

道不同不相为谋,望周知。

图片来源于微博:https://weibointl.api.weibo.cn/share/144624716.html?weibo_id=4500580472540095

太珍贵也太沉重了

断断续续看了好几个星期,那么短的书我却看了很久。本来我就是个看书特别慢、需要看一段停一段的人。

在写评的过程中,也就一直在回味他所经受的痛苦。

我们看普通的娱乐小说会因为不圆满的结局而难过,因为我们想要改变结局,想相信更美好的选择。

可是这本书承载的是一个人已经成为定式的人生,从头到尾早已经写好——写完甚至搁置了一段时间,经由“时间”这片海洋,漂流瓶才传到我手里,我才终于能够理解瓶中信里承载的血泪和含义。


近六千字的书评写完,我感到十分压抑和难过。

我不是他的粉,甚至不能算是他的书粉,顶多算一个路人。

但写下这篇评,说明我还是有点希望有人能借此对他多一些宽容和理解,哪怕也许没人...

命运在阻碍她,也在阻碍我。

我们的生命就是和自己以及命运对抗,这太艰难了。

青蛙正是因为不知道自己是青蛙才会只是青蛙。

那是你与星辰的轨道最为接近的时候。

你说苍蝇令人恶心反感,他们就说:你这是嫉妒。


……所以,我觉得苍蝇恶心、讨厌,令人反感,是在嫉妒它们能吃屎吗?

我时常觉得好笑。

面对一个说话【尖锐】的人,很多听的人在感受到这份尖锐的瞬间就直接放弃了去理解说话人这些话的【含意】,转而对说话人进行人身攻击,但凡听到第一句不顺耳的话,接下来说话人说什么便都是错的、谬言无稽的、活该受听众指责的。

同样,面对一个【说漂亮话】的人,人也好像被顺了毛一样飘飘然起来,脑子一片混沌,全然忘记要去思考话中的【含意】,只顾着道谢,把嘴巴咧到耳朵根,以为人们对自己一顿夸,其他什么也听不进了。


忘了以前在哪听说过,“狗听不懂人说话但能听懂【语气】”,不论说的什么,只要好声好气哄着,即便骂它它也以为主人在夸赞自己;若是用凶的语气冲它说话,即便没有在训斥也会被它理解成训...

我最反感他们的地方在于:当他们认可一个人时,就将他奉为完美的神祗,容不得任何人道出一句瑕疵,抑或是中肯的评语,只要是任何并非百分百的认同,都是诋毁;而一旦他们发现这个人也会犯下和凡人一样的过错,曾经他身上那些被人们认为的光辉之处,从头至尾,便都不复存在了。

他们都是太纯粹的人,会理所当然地对世界充满期待,期待它也同样纯粹。

可是这个世界,只会辜负他们的期待。


但他们也不同,一个因为太过期待,现实又太残酷而始终游离;一个或许尝试过拥抱期待之外的世界,却在一次次的消耗战中最终走向毁灭。

小孩子的内心是很敏感的,感官也非常敏锐,尽管他们无法以自己的语言、自己的认知来表达甚至分析自己的感受,但很多东西都在那个时期往他们的身体里埋下了一颗种子,等到成人后的某一天才突然发现:

体内的悲剧已经长成了,它竟默默伴随自己那么多年,然而所有人——包括自己在内却都一直看不见。

就不要指望陌生人会理解。

有些人十辈子也经历不到你经历过的痛苦和创伤。

人和人之间的区别比他妈人和狗还大。

“理解”是一种珍贵的能力,但并非人人都有。

遇到沟通不了的那些不开窍的人,只能回避了。

我今天就要证明(胡诌)少主 并!不!小!(多图,背后注意)

*娱乐胡诌向。说一下我理解的少主立绘,凶真的很大大大。

*配合  部分真人例图  使用。点开之前,背后注意。

*出于各种原因,真人例图没有截姑娘们的脸,请大家认出了自家姐姐也不要太激动(。


*不适者请不要点开。


————————————————————————


先来看一下少主的官图 ↓

[图片]

之前有段时间我也都以为少主不大,某一天突然被少主正面的弧度震慑到,颠覆了我之前的认知。

为什么呢?

可能很多人平常不会注意到这个细节,就是“一定cup以下的凶,从正面看的弧度其实是不会太明显的”。


首先呢,如果是真的...

没有硝烟却饱含血泪的战争,终于即将走到尽头。

他走在雪原里

白色的世界,纯白的一片。

身边是稀稀疏疏的树林,他走在雪里,一步一个脚印。

雪没到他将近膝盖的地方,每一步都走得吃力。

风雪太大,看不清前路。

耳朵里满是寂静。

他想,前面有光,他不能停止前行。

阳光照在身上,没有暖意,雪没有融化。

他坚持在走。

身边没有同伴,身后没有行人,雪埋住了他来时的路。

他感觉不到寒冷,他抬起手,阳光透过指缝洒下来。

他的睫毛很长,他眨了眨眼睛。

穿过了溪水,对岸就是绿意盎然。

溪水清澈,看得见底下的石子和鱼。

冰凉凉的溪水里的鱼在游动。

他迈步跨过这条浅浅的小溪,一抬头,看到溪那头的山上有树,树已经开始冒出嫩芽新绿。

他笑了。

他走在...

不知不觉中我也成了那种过去的自己眼中感到不可思议“竟然需要二次元纸片人来喜欢才能获得能量”的人呢。

……多他妈不可思议啊。我曾经以为自己很难以真正爱人的心态去爱纸片人的。

《以“失去”获得圆满》

包含大量对开洞组收尾的理解,还有对几位女性角色的看法,记录一下对这部动画结局的感想。

全是个人主观理解,不严谨。

碎碎念。


——————————

【关于  开洞组  的收尾方式】


给自己缓冲了两天,终于看了13集。

早就已经知道洞哥的结局,也见过了大家的截图,今天才真正看到13集,看完之后尽管有些失落,并没有不满。

以“失去”获得圆满——这是洞哥对小春说的话,同时是小春的个人经历。另外我还认为,这句话也是开洞组的核心,于是舞城选择用了这样的方式,在某种程度上使开洞组达到了另类的“圆满”。


洞哥:

拥有数字强迫症的他深受其苦,...

首先,作者要知道如何才称得上“两个人地位平等、互相尊重”,只有在这一前提下,拥有了这种能力的作者才能在作品里赋予角色这些东西,才能写出好看的CP、有爱的互动。

这样,读者看到的CP才是懂得互相尊重的。


本来就弄不明白这些事的人假如成为了作者,产出的也只会是奇怪的东西,又因为他们自己根本意识不到自己产出的东西有问题,稀里糊涂就到了今天,2020年的此刻,那能咋办呢。

——不看呗。

挑自己觉得好的吃,也千万别跟他们争论什么、解释什么,绕开就是了。

1 2 3 4 5 ————
©雜貨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