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貨屋

堆放各种奇怪的东西。
多是些随笔(牢骚),偶尔记录脑子里出现的奇怪画面,还有自己总结的写文的心得感想。产出大多不放这里。

一个没有写字天赋的普通人,眼高手低的理论派。
一切为了进步。

道不同不相为谋,望周知。

的、地、得

温暖的怀抱。夜空中的星星。母亲的泪水。太阳的微笑。

震耳欲聋的雷声。骷髅的尖叫。歪歪扭扭的字。令人窒息的黑暗。

广阔的空间。浩瀚的宇宙。


无助地哭泣。伤心地啜泣。兴奋地大喊。绝望地倒下。虚弱地喘息着。

认认真真地写。勤奋地学习。偷偷地传纸条。甜蜜地对视一眼。

从容地撩了撩头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你说得对。干得漂亮。别把事情闹得太大。你想得太简单了。

我家里有得是钱。哭得眼睛都红了。讲得倒轻松。

现在分不清“的地得”的人多得很。


已经长大了的她,失落地站在那扇门前,时间过得实在太快了,快得令人措手不及。


这是个好笑的笑话。她好笑地翻了个白眼。这些发言真是好笑得不行。


一个迷茫的旅人站在沙漠里。他迷茫地摇了摇头。眼前一片大雾,迷茫得什么都看不见了。


……真怕再过几年就没几个人能用对了。

如果这东西最后变成只有相关从业人员才能够区分的话,我会很难受。

是很难受,不是难过。

是每天看到许多人用错的那种难受。

评论

©雜貨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