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貨屋

堆放各种奇怪的东西。
多是些随笔(牢骚),偶尔记录脑子里出现的奇怪画面,还有自己总结的写文的心得感想。产出大多不放这里。

一个没有写字天赋的普通人,眼高手低的理论派。
一切为了进步。

道不同不相为谋,望周知。

在重看一篇玛丽苏时期曾疯狂热爱的古早文。


自己的感情要靠别人提醒才能发现“哇原来我爱ta”,全世界都知道,只有当事人自己不知道;

求个婚套个钻戒代表“这两人相爱”,形式大于一切,所有付出只为交换到这一结果就停止了;

求婚=相爱的证明;

爱你=我愿意为你生孩子;

爱你=欺负你/逼迫你/让你去做任何打击你自尊的事情;

爱你=无条件接受你任何形势对尊严的践踏;

对方不遇到危机无法察觉自己深爱对方;

遇到问题从不交流沟通,思考解决方法,来个壁咚/强吻/打一炮之后就什么事都没了;

一方对另一方作出了不计回报没有任何负面心理的付出,被施与方总是能够死心塌地。


怎么说呢,个别条件单独拿出来看还勉强可以接受,毕竟不是所有感情戏都毫无狗血和俗套。

不过这么多问题都堆在一个作品里,实在过于夸张了……而且角色部分行为实在不合逻辑。

回头一看果然很尴尬,尴尬都溢出屏幕了。

毕业多年实在无法直视这么理想的“爱情”。

不想多说了……吸取教训吧。

————

多说一句,我觉得任何作者都应该赋予自己笔下的角色单独思考的能力。

评论

热度(3)

©雜貨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