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貨屋

堆放各种奇怪的东西。
多是些随笔(牢骚),偶尔记录脑子里出现的奇怪画面,还有自己总结的写文的心得感想。产出大多不放这里。

一个没有写字天赋的普通人,眼高手低的理论派。
一切为了进步。

道不同不相为谋,望周知。

周三下午四点多,小学已经放学了。
铁蛋背着书包,和同学在追逐中欢叫着跑下教学楼,穿过操场。
一出校门就迎来了被阻隔在铁门外汹涌的接孩子大队,方向不同的小伙伴们散进人潮里,各自踏上回家的路。
铁蛋和同路的小朋友有说有笑,走着走着,笑容忽然凝住了,缓下来。
旁边的小朋友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谁啊?”
“我爸。”
“哦,那我先走了。”
“嗯。”
铁蛋点了点头,然后走向等在路边的男人。
男人三四十岁了,西装革履的,把车停在了路边。看到铁蛋过来,毫无波动的眼睛里浮现出了一星雀跃。
他殷殷地注视铁蛋,看铁蛋慢吞吞地挪过跟前。
“放学啦?”
“嗯。”
“先上车吧,一会爸爸送你回家。”
铁蛋在原地迟疑了几秒,想不到拒绝的理由,上了车。

“在学校里过得怎么样啊?”男人故作漫不经心地问。
“挺好的。”
“有没有听老师的话?有没有小伙伴和你玩呀?”
“有。”
“噢,那就好。”
铁蛋看着车窗外三五成群走回家的其他小朋友,在那之中看到了同班同学,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男人透过车内后视镜看到他的眼神。
“爸爸……”
“嗯?什么?”
“你什么时候才回来啊?”
“……”
男人握住方向盘,认真想了一下。
“可能……要很久以后吧。”
“哦……”
“那你今天晚上还来吃饭吗?”
男人笑了两下:“铁蛋乖啊,爸爸今天晚上还要去别的地方吃饭呢,铁蛋陪妈妈吃饭好不好?”
“……好。”
男人呼出一口长气,看了看表。
“到点了,咱们回家吧。”
“……”铁蛋说,“我和妈妈搬家了。”
“……啊?”
“我和妈妈搬家了,不住原来的地方了。”
“噢……那……”男人说,“铁蛋告诉爸爸,你和妈妈现在住哪,爸爸送你过去。”
“妈妈现在和叔叔住,叔叔家也有个妹妹。”
“……”男人说,“好吧,咱们先过去,一会下班高峰期,车多了就堵了。铁蛋记得叔叔家在哪吗?”
“记得。”
“好咧,那爸爸再给铁蛋儿当一回免费司机。要出发了,咱们系好安全带,啊。”
“嗯。”

————————————

看《四重奏》第四集,突然想练习写这么一个场景。
场景大概叫作“离了婚的男人去见自己的孩子”。

评论

热度(1)

©雜貨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