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貨屋

堆放各种奇怪的东西。
多是些随笔(牢骚),偶尔记录脑子里出现的奇怪画面,还有自己总结的写文的心得感想。产出大多不放这里。

一个没有写字天赋的普通人,眼高手低的理论派。
一切为了进步。

道不同不相为谋,望周知。

她听了消息,倏地张大了眼睛,于是又紧紧闭起来,大喊了一声,做出手舞足蹈的样子,在房间里蹦跳着转圈儿、尖叫,忍不住地拍大腿,屋顶都要给她的笑声掀开了。
蹦了半天,两眼都冒出金色的星星,路已经看不清了,她扶着床边帷帐慢慢坐下,头倚在上边,闭上眼,渐渐笑了。笑着笑着,一瘪嘴,又化作呜呜的哭声,压抑着,又哭又笑,泣不成声。

评论

热度(1)

©雜貨屋 | Powered by LOFTER